当年1个脑洞如今估值3亿,90年的他靠短视频年入数千万

来源:互联网 2017-12-28

  2011年,还在上大三的刘飞借鉴《老男孩》做了一个网络短片,没想到就火了。再后来被人们熟知,就是视频网站时代网红“何仙姑夫”的身份了。从2011年到现在,刘飞没想到当时的一个小脑洞如今已经成为自己的事业了。随着移动互联网和内容领域的发展,刘飞成立了公司,在自己做内容之外,还扶植孵化30多个垂直领域的自媒体人。

  截止目前,何仙姑夫每年自制节目播放量超过150亿,并能做到大几千万的收入,公司估值3亿。最近两个月,还冲到了秒拍发布的短视频MCN榜第一名。此外,在资本方面,何仙姑夫还曾获得3轮投资:2015年1月,获得合一资本500万天使轮投资;2016年7月,获得清科创投、华盖资本和MSD Capital2260万元A轮投资;2017年9月,获得百度和深创投数千万元A+轮投资。从通过短片爆红到如今开始做自媒体红人孵化,一路走来,刘飞深切地体会到短视频行业的每一次变革,也正是因为他的察觉和行动才成就了现在的何仙姑夫。

  2010年底《老男孩》的火爆让刘飞第一次感受到互联网内容的影响力,当时他还在山东读大三,学习电视节目制作。2011年,按照学院传统,每年师哥师姐们毕业,学弟们都要制作一个短篇致敬送别。刘飞就想着自己能不能也摆脱以往那种十分官方的形式,做些互联网感觉的短片。后来他就按照《老男孩》的感觉做了一部,没想到不仅在学校里传播广泛,连优酷、酷6等视频网站的小编也找上门来希望能收录这样的内容,与此同时刘飞也获得了一些视频奖项。

  当时刘飞在学校课堂里学习的还都是正统的电视节目制作传播的课程,互联网内容给人的感觉还是有些在野的感觉。但互联网的新规则和新体验像是给他开启了一扇新的大门,刘飞回忆当时有数百个QQ好友添加消息,后来他开始主动去研究一些视频网站平台并开始积累粉丝。一次看到优酷上的热剧周边节目征集,刘飞踊跃报名并给自己取了一个无厘头的网名“何仙姑夫”,上传了一些《乡村爱情》相关的节目,最后效果也还不错。

何仙姑夫刘飞

  这恰恰是当时短视频节目野蛮生长的时期,同一阶段,胥渡吧、暴走大世界等节目也逐渐开始走入网络大众的视野。临近毕业,刘飞和同学一起做了一家视频工作室,平常接一些广告片,而仅仅把 “何仙姑夫”作为一个自己的业余爱好在运营。2013年前后,自媒体的概念开始逐渐兴起,而且这样的身份也开始越来越被人们接受。刘飞果断辞职创办了一个自己的工作室,并招了几个自己的学妹,开始了团队化地运作。到了2014年,优酷、腾讯、爱奇艺、搜狐等视频平台开始推PGC,很多团队也纷纷开始公司化运作。与此同时,何仙姑夫拿了优酷的500万天使投资,开始资本化运作。拿了资本之后,刘飞在节目内容上也开始扩张,生产了《麦兜找穿帮》、《囧闻一箩筐》、《妹子说热剧》等一系列搞笑短视频。

  经过几年的发展,身在行业中的刘飞明显得感觉到PC端视频网站的流量下滑非常严重,而与此同时,今日头条、美拍、秒拍等逐渐起来,用户流量在移动端发生了大幅度地倾斜。在这种背景下,刘飞开始研究移动互联网内容的传播特征,并开始对节目进行调整,适应这种短频快的节奏。在这期间,短视频行业也发生了一次大洗牌。一方面很多传统的PC端内容制作方开始掉队,另一方面罐头视频、日食记等新的内容制作方开始逐渐起来。

  刘飞敏锐地发现,除了短视频创业者的不断涌入外,商业客户也在迅猛增加,甚至包括很多快消类品牌,而在这之前,很多肯在短视频投广告只有一些游戏客户。随着技术门槛的降低,创业者、广告客户和资本热钱的涌入,很多原本视频平台也从最开始的缺内容状态变成信息泛滥的状态,需要通过人工推荐或人工智能的个性化推荐信息流给用户呈现内容。

  短视频行业出现如下三方面的痛点:

  第一,平台上的内容生产方越来越多,竞争越来越激烈;

  第二,很多小的内容创作者很难保证持续化的生产,成长到一定阶段就会遇到瓶颈,缺乏专业化的商务运营能力;

  第三,很多商务客户也开始重视对红人和短视频内容营销的重视,但是市面上网红市场纷繁复杂,真假难辨,也会面临经常被忽悠和被骗的痛点。

  而在内容的持续化生产和对接商务客户资源这块都是何仙姑夫的强项,且都从最初野蛮时期一直走到现在,他知道内容生产者可能会面临的难题。2017年9月,刘飞在何仙姑夫这一内容生产品牌之外,成立了MCN服务品牌“贝壳视频”,专注短视频红人的孵化,何仙姑夫通过签约垂直领域的红人,给他们提供内容管理、品牌包装、商业变现以及财税法等后台服务,红人只需要专注于生产自己的内容。

  截止目前,贝壳视频旗下签约的有“冒险雷探长”、“大连老湿王博文”、“美食家大雄”等30多个短视频红人。刘飞告诉创业邦,在签约了山东方言段子手王博文之后,帮他接的第一个商务订单就入账5万元,而且粉丝和视频内容也发生了很好的转变。

  关于何仙姑夫和贝壳视频的资源联动方面,刘飞告诉创业邦,目前何仙姑夫会在短视频行业继续积累上游的资源,亲历短视频的每一步变化,从而反哺到贝壳视频的内容创作者。在红人签约方面,刘飞表示会结合垂直细分领域和人格化两个因素去考量,一方面需要时垂直领域的中头部位置,另一方面也更看重内容的人格化特征。短视频创作随着行业竞争的加剧也确实正不断往精致化、标准化、工业化方向发展。刘飞告诉创业邦,在整个的从内容创作-分发运营-商务对接等很多环节都或多或少地存在可标准化的地方,这样才能提高效率,创造更多利润。

  在营收方面,何仙姑夫主要依靠广告和电商,今年预计能达到大几千万规模。此外,在签约了红人之后,刘飞也在谋划着IP衍生的微综艺和影业的生意。其实早在2014年,何仙姑夫就曾涉足网剧和网络大电影,推出《花千骨外传》、《神编乔卡卡》和网络大电影《蠢萌兄弟只大明星奇遇记》。但是当时刘飞更多的是尝试,现在他更清楚地知道为什么做。放眼整个短视频领域,MCN品牌越来越多,有papi酱的papitube、青藤文化、火星文化、蜂群文化、魔力TV等数十个。关于未来短视频行业的发展,刘飞认为有如下三方面的关键因素:

  第一,核心是内容,在短视频行业头部越来越明显和集中;

  第二,一整套基于行业的运营和商业化,帮助好的内容成长起来;

  第三,成为头部公司,在内容、商业模式、资本方面都形成自己的优势。

  何仙姑夫的核心创始团队主要来自传统媒体和互联网平台。COO许川,曾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知名主持人。CMO则来自新浪。目前,“何仙姑夫”共有100多名员工,内容团队在济南,市场运营团队在北京,电商团队在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