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

外卖让餐饮创业“扁平化” 创业者能否在外卖市场分得一杯羹?

近年来,随着餐饮外卖行业的迅猛发展刺激了越来越多餐饮创业者的涌入,不少人眼热并且抱着必胜的决心投入了这个角斗场。可是每天有上千家餐厅开业也有上百家餐厅走向尾声,这种时候,决定餐厅生存的根本便是餐厅的“镇店招牌”有没有被新老顾客熟知了。

文章来源:客来云餐饮系统 2018-07-14

滴滴外卖6月连开三城 有关部门:不准打价格战

滴滴外卖日前正式登陆南京,并宣布将于本月继续登陆四川成都和江苏泰州两地。

来源:互联网 2018-06-08

外卖让餐饮创业“扁平化” 创业者能否在外卖市场分得一杯羹?

近年来,随着餐饮外卖行业的迅猛发展刺激了越来越多餐饮创业者的涌入,不少人眼热并且抱着必胜的决心投入了这个角斗场。可是每天有上千家餐厅开业也有上百家餐厅走向尾声,这种时候,决定餐厅生存的根本便是餐厅的“镇店招牌”有没有被新老顾客熟知了。

文章来源:客来云餐饮系统 2018-05-07

百度外卖整合阵痛:地方市场被收编、代理商喊冤、难完成的KPI

“两个月前,满怀对O2O市场未来的憧憬,饿了么与百度外卖完成融合;两个月后,双方协同优势尽显,我们也迎来了砥砺奋进的‘新时代’,这意味着机遇,更意味着全新的挑战。”百度外卖CEO魏海在近日发给员工的一封内部邮件中如此写道……

来源:互联网 2017-11-10

餐饮O2O观察,团购、外卖之外的第三种模式

中国餐饮市场是近3万亿的金矿,在“互联网改造传统产业”的大潮中,餐饮业首当其中……

来源:互联网 2017-10-16

外卖村调查:一套证照几家店共用,靠“潜规则”还能走多远?

几乎每个大城市,都有至少一个无法示人的“外卖村”:经营资质模糊、卫生环境堪忧。这里安放着无数食客的日常餐饭,和一大批小商家的生计。然而,为了生存游走在“灰色”地带的外卖,还能走多远?

来源:互联网 2017-10-16

跨界做外卖 上线2天日订单突破3位数

传统餐饮巨头涉水外卖,新兴品类花样百出,外卖蓝海里已经厮杀很久,但依然也有跨界小白以“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在竞争激烈的外卖市场中和餐饮大拿们斗智斗勇。吕轶,毕业七年之后于2013年开始创业从事互联网行业,在2016年从外企500强转行切入餐饮,创立弁当物语……

来源:互联网 2017-10-10

电商之路无疾而终 全聚德外卖试水失败

曾被烤鸭老字号全聚德(002186,SZ)寄予厚望、“力争成为中国美食外卖电商第一品牌”的北京鸭哥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鸭哥科技),已悄然停业,全聚德试水外卖服务也无果而终……

来源:互联网 2017-08-16

送外卖起家 宅男用饿了么成就了自己的事业顶峰

对于外卖软件,相信大家都是很熟悉的了,每天蓝的、黄的、红的穿梭中路人中间,各种眼花缭乱的衣服,饿了么、美团外卖、百度外卖形成三足鼎立之势,可以说这场外卖大战精彩至极。下面,我们将来讲讲蓝色衣服的饿了么是怎么诞生的,他的创始人又有着怎样的一个故事……

来源:互联网 2017-08-01

外卖创业:一个小餐厅老板的互联网思维

“很多个晚上都会在睡梦中醒来,脑海中一直想着自己的外卖事业。不知为何会这样?可能是创业了之后心理压力太大吧,也许是只有这样才能每天激励自己,不会忘记自己的创业初心,才能一直义无返顾地走下去。”贾亮说。

来源:互联网 2017-07-12

这家干掉海底捞的外卖小火锅又获1500万A轮融资

7月8日,火锅外卖品牌淘汰郎获得由真成基金、创新工场、智明星通CEO唐彬森投资的千万级别A轮融资,尽管火锅外卖已经算不上很新鲜的事情,但它却将火锅外卖做到年销售近亿元,复购率达70%。即便是海底捞的Hi捞送,付出了巨大的成本,来保障品质和服务,在销量上也远不及它,why?

来源:互联网 2017-07-10

创业做外卖火锅,月流水500万

赵子坤的火锅门店只外卖不堂食,门店分布在居住人流密集地区,每店覆盖范围为5公里,作用相当于前置仓,保证配送速度。6家店覆盖整个北京5环重点区域,只送重点区域,赵子坤认为也是围棋的思路,“就跟下棋一样,围棋永远是先下框架,最后再吃棋子儿。”

来源于:互联网 2017-06-15

外卖初创公司遇寒潮 风投寻觅可盈利商业模式

外媒评论称,曾经火爆的食物外卖行业如今陷入低谷,风投资金的骤减就是很好的体现。虽然投资者仍看好这一行业的未来前景,但他们更希望找到具有盈利商业模式的初创企业。

来源:腾讯科技 2017-05-22

快递积压:待遇低致用工荒 不少转行送外卖

近日,多名网友反映,同城快递数日没人送、站点电话打不通且大量快递积压等,引发社会关注。

来源:新京报 2017-02-21

北京社区餐饮楼如何解困小外卖餐厅?

1月7日,北京商报记者从北京市食药监局获悉,像素小区——这个曾经的无证无照餐馆“培养皿”,如今已专门规划出一栋建筑用于筹建“餐饮楼”,未来仍将通过网络订餐平台满足居民需求。

来源:北京商报 2017-01-11